《艾爾之光》光芒─外篇

一度難產的文,預告什麼的還是消失算了!(喂!

至少還是在今天以前順利完成了...
我邁向了毀滅之道,以鮮紅色的火光清除阻礙之物。


我是最後一個納斯德,對於同族的復活與種族的興盛……有義務去實現。

然而啟動的代碼卻是「Exoti」,讓眼前所有障礙物全部破壞及清除的力量。

我是納斯德女王,我邁向了毀滅之道……


獨自坐在貝斯馬湖畔,雖然不太懂,但在這裡思緒似乎可以平靜下來。

回想著今天的戰鬥,身為精密機械的我竟然接二連三的出了狀況。

先是陷入思考迴路沒有注意到周圍,被蕾娜點醒。

接著又在沒有下達命令之下幫愛莎阻擋了攻擊……

想到這件事,電路好像要燃燒起來似的。

在丟下那句話後,不知怎麼的每當回想起來都會呈現這種狀態,一種想要重新再來,希望自己別以那種狀態說出那句話的想法……在資料庫中稱之為「後悔」的情緒。

我應該沒有感情迴路才對……


……也罷。

我很快的便放棄去尋找解決的辦法,因為一直以來我從沒成功找到過。

自從和他們在一起後總是這樣,系統老是運轉不過來……

似乎也在不知不覺中習慣了這種毫無邏輯可言的事情,人類有一句話叫什麼……「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草繩?」大概就是這樣吧?

(愛莎:是習慣成自然才對。)


在思考的同時,我也注意到了後方有人接近。

我並沒有轉過頭來……我很確定來的人是誰,沒有必要這樣做。

本以為她會問那件事,但她提起的卻是另一件。

第一次知道,在人類定義裡那種狀態叫做恍神。

第一次知道,人類的觀察力比我所想的還要細膩。


「……伊芙,妳在煩惱什麼嗎?」

當她問出這個問題時,感覺線路的電似乎外漏,有種名為「驚訝」的心情油然而生。

詢問原因得到的答案卻是…

「恩……直覺吧!」

直覺那種沒有任何邏輯根據的東西,真的可以拿來做依據?

資料似乎有必要修正一下。


本來,我沒有說的打算。

因為並沒有任何理由讓我必須向她講明,而且我知道就算不說她也不會強迫……

我就是知道,這或許也沒有任何依據?

沒有去計算我們之間沉默了多久,最後我開口了。

不清楚這是怎樣的心情,很平靜、沒有任何起伏,但又非冷漠而是平緩柔和的。

我彷彿周圍沒有人一般,對著自己默默的說出了思考已久的問題。

或許我希望有人可以給我答案吧!一個明確的答案,對或錯。


她…並沒有給我明確的答案。

反而說了一個跟我認為的答案沒有絲毫相關的回應。

「不管選擇了哪條路,伊芙還是伊芙,這是不會改變的。」

我轉過頭來望向她,試圖從她的表情中找尋解答,而我看到的是她的笑容,一種讓我的身體被輕輕地包圍似的,溫暖的笑容。

「而且我會陪著妳的。墜身黑暗的法師,跟毀滅的破壞女王,不是很搭嗎?」

她再度說道,雖然後面那句我不是很明白,但前面我是懂得……

我會陪著妳的……以人類的說法,這是在安慰我?

我的疑問被她否認了。


不論是不是安慰,至少有一件事我很確定。

在她說完這些話後,對於我在思考的那些事,我有種知不知道答案也不重要的想法。

這是為什麼呢?在我眾多無解的疑問中又要再加上一項了。

「謝謝。」感覺只有這句話可以表達出我現在的心情!

憶起上次說出這句話時似乎是系統出現了問題,我想這次不是了。

對於道謝,她有些愣住,不久她說出了一句奇怪的話。

「……我才要說謝謝呢。」

一般不是該回答「不客氣」嗎?資料上是這樣記載的。

「為什麼?」我好奇的問了。

她沒有像平常一樣替我解答,她的臉上再度掛上笑容然後如此說道。

「秘密。」

這次,我並有開口詢問,因為我認為…我會知道答案的,那天必定不遠。




伊芙這段好難寫阿!我前前後後修改的好多-皿-

還刪掉了一大段,本來是有副本那邊的...最後還是放棄那段了。

迴路、資料庫、邏輯什麼的....我只能說,很難搞"Orz

這次標題沒有打伊X愛,老實說我現在腦中的畫面怎麼想都是愛X伊....

結果文也有愛X伊的傾向了(光芒這兩篇)WW不知道看不看得出來(謎:誰知道阿!

話說艾爾好不容易解完鎖二,一看到鎖三的雙王和飛龍我又想哭了...(難打死了!

(其實我本人完全沒有大考的自覺吧!?)
默默反白的區塊,偷偷修改了一下...有些字一直重複,重看了之後好想殺了自己"Orz於是修正了一下,順便修了一些小錯誤w有人如果發現錯字,也請告知謝謝!
留言
發表留言
只對管理員顯示